查无此人

已弃号

【幸佣】5月20日(下)

  
  
  *ooc预警
  *祝大家520网红情人节过得愉快
  *我知道发晚了
  *毁人物预警
  
  
  
  
  
  1.
  奈布依然没有找到监管者。
  这可真是失败。
  他没有去过艾玛小姐那边,那个监管者……不会去找艾玛小姐了吧?
  那就十分糟糕了。
  仿佛印证他的猜测般,女性独有的尖叫响彻云霄。
  奈布转过身去,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声音的来源。
  拜托了,这次一定得赶上啊!
  
  2.
  乌鸦停于尸体上面,啄着那还带着丝丝体温的肉,女孩的细皮嫩肉好像十分适合它们食用。
  黑袍人坐在窗口,以一种夸张的姿势倚靠在窗边,抬着头,仰望着庄园被薄雾笼罩的天空。
  奈布终于看到了监管者,但他还是来晚了。
  他的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看着两个女孩的尸体被乌鸦分食,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感。
  他把视线转到那个事不关己的黑袍人身上。
  他坚信这次不会是傀儡,因为那个黑袍人身上散发着生命的、活着的气息。
  一种熟悉的气息。
  佣兵再次伸出了手。
  
  4.
  有些什么诱引着他,掀开那层黑袍。
  乌鸦被吓走了,发出嘶哑的叫声。
  真身并没有戴面具,他的里衣也是乌黑的,那个监管者抬起头,奈布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的脸。
  乌黑的双眼,惨白的皮肤,还有那个腼腆的微笑。
  明明没有变不是吗?那么……哪里变了呢?
  
  5.
  幸运儿在红教堂等着,同时,回想着自己当上监管者的一切。
  他记得,自己作为求生者参加的最后一场狂欢,奈布先生没有参加,参加者:园丁,医生,“慈善家” 。
  倒是和今天的情况有点相似呢。
  那一局,监管者是小丑。
  那一局,求生者赢了。
  那一局,他输了。
  “为什么要治疗你啊,累赘。你早点死就好了啊。”
  “喂,你别碰电机,每次校准都失败,你还不如去死呢。”
  “克利切才不要浪费手电筒宝贵的电来救你,它们是为了救艾玛小姐而存在的。”
  都是对自己存有恶意的人啊。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死呢?
  幸运儿在被小丑打晕的前一秒是这样想的。
  
  6.
  “啊,他醒来了。”
  幸运儿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单一的家具,还有……四位监管者?!
  蜘蛛在织毛衣,杰克在泡红茶,鹿头在喝红茶,厂长在看鹿头喝红茶。
  小丑坐在沙发前看着他——幸运儿躺在沙发上。
  真是个够旧的沙发呢,幸运儿撑着要起身时,沙发发出来吱呀吱呀的呻吟声。
  幸运儿一脸疑惑。
  他不知道该疑惑还是庆幸。
  他没死……他没死啊,他还可以见到奈布先生。
  真是太棒了。
  “我知道你很疑惑……要不要,先喝杯红茶?”杰克把手中的红茶递过来。
  “啊,谢谢。”幸运儿接过红茶。
  气氛凝固。
  “啊啊啊不行了,你们不会聊天就不要强行尬聊嘛。”小丑摆了摆手,“直奔正题吧。”
  “幸运儿,你被同伴排斥,诅咒,很怨恨吧。”厂长十指交叉,“要不要……加入我们监管者?”
  幸运儿一脸惊愕。
  小丑有些不好意思:“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们平常可不是这么随便招人的。”
  “这是庄园主的命令。”蜘蛛声音嘶哑。
  厂长递给幸运儿一封信。
  
  7.
  “幸运儿……怎么是你?”
  尽管已经猜到了结局,然而面对真相时,奈布依然不可置信。
  不该是这样的。
  “对啊,是我呢,奈布先生。”幸运儿微笑着。
  明明这样的笑容并没有变啊,不是吗?可是……
  奈布看到了,幸运儿眼底的纯真,已经被憎恨腐蚀完了。
  为什么呢……
  “这样的话……我无处可逃了吧?”奈布苦笑两声,求生者的翻窗速度都一样,他可没有什么信心能够甩掉幸运儿。
  而且,他状态不佳。
  “来吧,抓我吧,这样,我们就全军覆没了呢,我会抵抗到最后一秒的。”骗人,明明面对这个孩子,你无能为力。
  奈布转身就跑。
  “……”
  幸运儿没有说话,他抓住奈布的手腕,把他拉进自己怀里,然后——抱起来。
  “唉?”
  “奈布先生,地窖在另一边哦。”
  
  8.
  医生小姐说我是累赘,不值得治疗。
  园丁小姐说我是累赘,净帮倒忙。
  克利切先生说我是累赘,不值得救。
  我做错了什么吗?我也在努力啊……
  努力又有什么用呢,你还是被人唾弃啊。
  “幸运儿啊,大概在某次狂欢死了呗。他那窝囊样,总要死的。这样多好,少了一个碍事的累赘。”
  我没有死,你们会不会感觉难受一点呢?
  他们才不会在意你呢。
  不要自作多情了。
  谁会在意你呢?
  “躲好,别出声。”
  “你自己小心点,我去引开监管者。”
  “快跑!不用管我!”
  是奈布先生呢,那个让自己保留一点点希望的人。让自己想把最好的一面,最纯真的一面展现给他的一个人。
  这个人真好。
  “你要做监管者吗?”
  “……”
  “当你默认了啊。”
  “……”
  “当监管者呢,熟悉要有足够杀死某个人的怨恨,庄园主会赐予你力量。你有恨的人吗?”
  “……有,能够杀死他们的那种。”
  “他们?哦,不少人得罪了你啊。继续说吧,你有执念吗?”
  “……有。”
  那一刻,幸运儿想到了奈布。
  
  9.
  “嗯,受伤了要来找我哦。”
  那么当初,为什么您没有给我治疗呢?
  “监管者就交给你和克利切了,我和医生小姐会好好解码的!”
  医生小姐解得也很慢吧,为什么单单只排斥我呢?
  “等等等等,我知道佣兵现在在哪里!你不要杀我!他对于你们来说才是最大的障碍!放过我!我带你去找他!”
  真是自私啊,就像当初拒绝救我一样自私。
  “看到了吗,奈布先生,监管者的劣质根,都是被人们深入骨髓的黑暗而逼出来的啊。”
  这是监管者的劣质根啊——太过于重视报复这种事情。
  那么,求生者的劣质根是欺负弱小,自私自利吗?不止吧,还有虚伪呢。
  奈布坐在地窖旁,他无法相信幸运儿独自承受了这么多。他同时也无法相信,活泼的艾玛会诅咒同伴,温婉的艾米丽会拒绝同伴,明明她们表现得那么……
  所以,才说她们虚伪啊。
  奈布睁大了眼睛。
  
  10.
  “仇,也报完了,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呢。”幸运儿锤下眼眸,“人类,是不能杀死人类的呢。”
  奈布沉默着,他想告诉幸运儿,那样对你的他们不算是人类啊。
  可是他发不出声音。
  “奈布先生,其实,我一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与你见面呢,这样的我太肮脏了。”
  可他们比你更肮脏啊,你这是……染上了他们肮脏的鲜血……
  “我,回不去了。”
  不,你还可以……
  “我要走了。”
  等等!什么意思?
  奈布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了,当他看到幸运儿抬起匕首刺向自己时,他才知道,老天给他开的最大的玩笑,在这里。
  “为什么——”
  奈布几乎是扑上去的,他看到幸运儿脸上还是带着微笑的,明明十分温暖,却让人感到心酸。
  奈布的问题显然没有得到回答。
  “奈布先生,今天是……5月20日啊。”幸运儿说得风轻云淡,好像并不在意自己已经生命垂危。
  奈布懂得他是什么意思。
  奈布看着幸运儿阖上双眼,自己心中涌出一股陌生的酸楚之意。
  520
  我爱您。
  残忍的告白。
  1人生还。
  
  






       后来看了看果然黑幸太暖了受不了,码了一个结局。

       杰克看着躺在地窖旁的幸运儿,用脚推了推。
  “还好吗?”
  “好极了。”
  幸运儿坐了起来,拔掉插在胸口上的匕首。
  “我已经成为真正的监管者了,监管者不会死,不是吗?”
  幸运儿又笑了起来。
  “我还想继续和奈布先生玩呢。”

评论(15)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