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人

已弃号

【幸佣】5月20日(上)

  *520贺文(大概),但是字太多了分两章码
        *黑化幸x佣兵哦,他们超棒的
        *ooc预警,人物崩坏严重
        *没什么好说的……困死了

        1.
  幸运儿不见了。
  这是奈布最近才注意到的。
  那个有点懦弱的,腼腆的,存在感十分弱的孩子。
  也大概只有奈布注意到他。
  园丁小姐一如既往地活泼,医生小姐一如既往地温柔。餐桌上,大家做着各种的事情,似乎没有人发觉不对。
  
  2.
  幸运儿大概是失踪好久了,可是,却是不知不觉的,根本没人发现。
  而奈布,也是慢慢的慢慢的,发现自己没了保护的对象,发现那个阳光的笑脸不见了,发现没有人在战前嘱咐他注意安全……
  发现幸运儿消失了。
  
  3.
  “话说哎,你们有没有听说,新来了一个监管者,超厉害的,几乎没人能逃出来。”
  是艾玛小姐的声音。
  “是吗?真可怕。”
  “想让他尝尝克利切的手电筒的厉害。”
  “新人?很弱吧……”
  奈布没有说话,但艾玛小姐还是得到了回复,她继续讲了下去。
  “听说他啊,一身漆黑的袍子,武器是匕首。他的速度特别快,嗯……和求生者一样快,而且很像人类,当他追上你时,挥舞手中的匕首,从后背贯穿你的心脏,鲜血飞溅出来……”园丁做了个往前刺的动作,还想继续说下去。
  “停停停,不要说了,好可怕……”艾米丽打断了,“我可是最怕血这些东西了。”
  早餐时间结束了。
  
  4.
  “今天……”
  园丁小姐在思索事情,奈布也在思索事情。
  “奈布,你上吧。”
  “还有我,医生小姐……克利切先生,您方便吗?”
  “来吧,让克利切会会那个监管者。”
  园丁小姐思索完了,但奈布还在思索。
  记忆就像一团(耳机)线,打了无数个死结,然后被揉成一团扔在角落,染上灰尘,渐渐被遗忘……
  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幸运儿什么时候消失的,那天自己在干什么,想不起来啊!!!
  “奈布先生?”
  奈布回过神。
  
  5.
  “监管者就交给你和克利切了,我和医生小姐会好好解码的!”园丁拍拍奈布的肩膀。
  “嗯,受伤了要来找我哦。”医生小姐微笑着。
  奈布有点心不在焉地笑了笑:“嗯,不知道这次的监管者是谁呢。”
  大门打开了,是红教堂。
  
  6.
  “这几天你一直守在红教堂呢,这么确定他会来吗?”
  杰克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人。
  那个人,有血有肉,是真正的人类,却又拥有庄园主赐予的力量,现在,是个怪物。他披着黑袍,白得几乎透明的手紧紧地握着一把银色的,镶嵌着红钻石的匕首。
  “嗯。”因为太久没开口说话而沙哑的嗓音,稚嫩的少年音,带着平淡和冷漠的情绪,毫不收敛。
  “一直呆在这里,没事吗?”
  “嗯。”
  “真的……要这么做吗?”
  “……”
  嗯。
  
  7.
  奈布进入红教堂的第一件事——找屠夫。
  为了让园丁小姐她们能够好好开密码机。
  那么,他在哪里?
  
  8.
  在闭目养神的黑袍人猛地睁开眼睛,他的嘴角上升到一个奇怪的弧度,发出隐忍的笑声。
  “你们来了,你们终于来了……”又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一般,拿着匕首的那只手微微颤抖,“你,也来了。”
  
  9.
  监管者所在的位置并不难找,奈布已经看到他了。
  真的,一身黑袍,头微低着,脸上好像戴着面具,睡着了一般坐在椅子上没有动静。
  奈布慢慢地靠近他,以不惊动他的方式。
  伸手——把监管者的黑袍扯了下来。
  这样过分的挑衅,你会来追我的吧,为了报复什么的,即使大门开了也不会注意……
  奈布眯起了双眼。
  这是监管者的劣质根啊——太过于重视报复这种事情。
  等等!
  但奈布错愕地睁大了双眼。
  黑袍下,是惨白的骨架。
  假、假的?
  
  10.
  另一边,克利切也用同样的方式试探、挑衅监管者。
  酷毙了。
  克利切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这个监管者真迟钝,也没有那么……
  克利切伸出的手被一只白皙的手紧紧抓住了。
  ……厉害嘛。
  那只白皙的手轻轻一扭。
  “啊啊啊啊啊——!”
  连乌鸦也惊飞了的惨烈的尖叫声。
  “等等等等,我知道佣兵现在在哪里!你不要杀我!他对于你们来说才是最大的障碍!放过我!我带你去找他!”
  克利切退到墙角,他的脸色尽是代表恐惧的惨白,就像个死人一样。
  也许他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在黑袍人摘下脸上那个什么也没有的白色面具时。
  “等等……你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掐住了喉咙举了起来,连同就要说出的名字一起,消失在这世界上。
  
  11.
  “啊啊啊啊啊——!”真是惊心动魄的叫声啊。
  奈布被吓得一抖,看向声音的来源——无敌房。
  那是……克利切先生的声音!遭了……那个监管者!
  在无敌房!
  奈布匆匆赶去无敌房。他的心跳慢慢泛起紫光——然后又熄灭。
  怎么回事?
  奈布是翻窗进去的,他稳住身体,看到的第一个东西是——
  四肢都被扭断的克利切先生。
  没有鲜血,但那畸形的样子对视觉的冲击依然很大,可想而知,始作俑者是多么的变态。
  
  
  
  
  
  

评论(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