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人

已弃号

【礼绫】#黑暗向题梗#十五题

*还是那传说中的幼稚园文笔。
  *刀+黑化+微量血腥
  *人物崩坏,ooc
  *祝大家元旦快乐!

  1.白骨生花
  绫人清醒的记得,礼人曾似是不经意地跟他说过那么一句话——
  “如果我能死去,我白骨上生长的红色玫瑰,便是送给你最后的礼物。”
  然而,那个人却离自己而去,最后,一具尸骨在潮湿地上,作为肥料供养起一朵白色小花。
  ——你连尸体都不是我的。

  2.被丢弃的人偶
  那个人,是否真的爱自己?绫人这么想道,他看着礼人的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心中自嘲:不过是上位的工具罢了,毕竟自己是长子。心脏部位一阵无奈的痛,看吧,礼人杀了自己,如此可憎的人,为什么自己会舍不得?
  ——你若是造就我的人偶师,我便是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被你丢弃的人偶。

  3.废弃钟楼午夜传来的钟声
  在那个废弃的钟楼,每晚午夜时,都会传来敲钟的声音,那是一位戴着礼帽的红发男子来敲的。
  听说那是一个因为爱人死亡而疯掉的可怜人,还听说,他的爱人是他亲手杀死的。而他每晚来敲钟只是因为他那死去的爱人喜欢听钟声。

  4.永生者的死亡
  我爱着你,礼人这么说着,挖出绫人的心脏,带着疯狂的神色温柔地舔舐着那暗红色的血滴。
  吸血鬼是永生的,却因为伴侣疯狂的爱,造就了死亡。

  5.与魔鬼出卖灵魂的交易
  “小森唯七天后会死。”带着礼帽的魔鬼戏谑地说道,语气轻得如同羽毛一般,悄悄地落在绫人耳边。
  “你想救她吗?”
  “和我做一个交易吧。”
  这个代表色_欲的恶魔不知何时缠上了绫人,有一天,他告诉绫人,绫人的恋人小森唯染上了绝症,七天后就会死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与礼人做一个交易——礼人会延迟小森唯的死亡期,只要绫人把自己的身体给他。
  每晚雌伏在这个仿佛永远都不会累的恶魔身下,礼人在每次结束时都会舔_舐着绫人的脸几乎疯狂地赞扬道:“真是一具美妙的身_体啊。”
  用手轻轻勾住身上人白皙的脖子,腰一挺,绫人贴上那冰冷的皮肤,看到眼前的恶魔因为自己难得的主动而惊讶,绫人满意的勾起唇。
  也许,自己的灵魂,早就是他的了吧。

  6.看得到却永远无法触及的彼岸
  礼人是一面镜子中的居民,他不知是何时有了意识,睁开眼,那是一名红发的少年。
  那个人叫绫人,是这面镜子的主人。他喜欢对着镜子说话,所以,礼人知道他的成绩不好,他的性格大大咧咧,他喜欢吃章鱼烧,他的笑容如同阳光。
  礼人发现,自己渐渐爱上了他。
  有一天,绫人说,他喜欢的女孩向自己表白了。那一天,礼人的世界崩溃了。
  他看着绫人把那个女孩带回家,看着绫人结婚生子,直到这面镜子老了旧了,那个女人提议把镜子扔了,买一个新的,在礼人还抱着一点希望时,绫人答应了。
  那个彼岸,是他无法触碰的,怪就怪在,礼人爱上了另一个世界的人。
  
  7.海市蜃楼
    礼人渴望着绫人的爱,就像沙漠中的人渴望着水一般。
  看他的语气,动作,是多么的亲近,是爱吧?他是爱着我的吧?
  沙漠的人看到了远处的绿洲。
  那个女孩……是毁了一切的罪魁祸首。
  在太阳的照射下,快要脱水的人产生了幻觉。
  绫人,为什么选择了她?
  最后,沙漠里的人死在了残暴的阳光之下。
  不管是绿洲还是曾被渴望着的爱,都不过是海市蜃楼罢了。

  8.老旧的木门推动发出的吱呀声
  “吱呀——”这是逆卷家年久失修的木门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尖锐响声。
  “吱呀——”这是那年小森唯进入时推动木门发出的声音。
  “吱呀——”这是处理被礼人杀了的绫人的尸体时昴推动木门发出的声音。
  
  9.乌鸦叫声交织成的哀乐
  一座墓碑,失去了颜色一般保持着凄凉的灰白,墓碑上新刻的名字的名字如此清晰,清晰得刺眼。
  礼人跪坐在墓碑前,喃喃地说着什么,也不过念叨着亡者的名字——绫人。这是多么美妙,多么动听的名字啊,至少对礼人来说是这样的。
  喃喃低语的声音,与天上传来的乌鸦的叫声交织,奏成一曲送走亡灵的哀乐。
  
  10.血染成的嫁衣
  绫人躺在床上,安静地紧闭着双眼,脸上冷冷清清,毫无生气。
  他的身上穿着古代女子婚礼时穿着的嫁衣,唯一不同的是,他穿着的是白色的。
  礼人拿着一把银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刀鲜血从深深的刀痕里缓缓流出,染红了他身下雪白的婚纱。
  ——我愿为你染红婚纱,黄泉路上,你是否愿意嫁给我?是否愿意……原谅我?

  11.人做成的蜡像
  蜡像馆的老板,有着一张貌美的脸,他带着礼帽,风度翩翩,但来历不明。
  他的蜡像馆里有个异常美丽的作品,修长的双腿,碧绿的眼眸,白皙的皮肤,火红的短发,高挺的鼻梁……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人一般。对于这个无心的评论,老板只是一贯的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淡淡地回以一句:“他是没有心跳的。”
  夜晚的城镇褪去了喧哗的外表,在散漫的月光底下,显得格外的疲惫不堪。那个备受城镇女子青睐的蜡像馆老板站在那个美丽动人却不出卖的作品面前,用几乎病态的语言与蜡像说话。
  “呐,绫人,你看那些人,今天又来看你了,你看到他们那些惊艳的,渴求而不可得的眼神了吗?很有趣吧?”
  “你只能属于我。”
  “即使你已经离开我了……”
  午夜,凄凉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显得这般场景越发的诡异,礼人的喃喃声渐渐放大,混杂着泪水,那个总是带着笑容的吸血鬼用着几乎哽咽的声音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绫人,回来好不好?我已经无法忍受你不在的这些年了……”
  吸血鬼漫长的生命,对于失去伴侣的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12.破碎的梦境与残酷的现实
  “礼人。”
  “礼人?”
  “礼人……”
  白茫茫的世界中红发少年保持着他张扬的微笑,火一般的颜色,似乎浸染了这个空白的世界,礼人看着眼前的那个让他疯狂爱恋的人颤抖地想去触碰,却意识到自己没有这个资格。
  “礼人,”绫人似乎因为不好意思停顿了一会,“本大爷喜欢你!”
  他喜欢你,你却杀了他。
  “唔!”睁开眼,依然是那个破裂的天花板,礼人伸出手,想去触碰梦境里的那个幻影,手却无力地垂下。
  梦境再美好又怎样,现实的残酷依然会把你唤醒。

  13.死亡与雀跃的欢笑
  心脏一阵被贯穿的疼痛,逼着绫人抬头去看向自己最不想看见的那张笑脸。
  那张,自己曾经迷恋过的笑脸。

  14.守护着已经死亡的公主的骷髅骑士
  古老的墓穴,空旷宽大,只有一个黑漆漆的棺材,摆在中央。
  传言棺材中有着数不尽的财宝,引来许多人偷盗,却全都尸骨无存。因为谁也不会注意黑暗的角落里,那具死气沉沉的,带着礼帽的骷髅。
  在解决了一位又一位可怜的偷盗者后,他,那具骷髅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潮湿的角落。
  他可是在生前为某个人许下了承诺的——永远永远的,保护他。

  15.堕入地狱时看到天使的笑脸
  那是一把很大的砍刀,绫人不知道礼人是从哪里拿来的,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因为绫人已经不止一次被礼人杀死了。
  是的,绫人在不断地轮回,不愿死去,以他的能力,的确可以逃脱这个无止境的轮回,但是,他不愿意。
  他喜欢礼人,很喜欢很喜欢。但是,这也无法改变礼人想杀了他获得家主的位置的这个结局,他那永久的生命注定是要被礼人截断的,他也习惯了。
  绫人想一直看着礼人,看着他的笑容,所以,他愿意接受一切的折磨。
  被腰斩,毒死,挖出心脏……这次又是什么呢?
  啊……
  看着自己没有首级的身体坠落,绫人感到痛觉渐渐麻木,就算头发被拽着拎起,也没什么感觉。
  “抱歉,这次一定要绫人去死了哦。”
  “抢夺家主位置也合情合理啊,都是绫人你太弱了。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哥哥。”
  最后倒映在绫人空洞的眼眸里的,是礼人嘲讽而又欢愉的微笑。
  
  
  
  元旦写这种是不是不太好……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