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人

已弃号

【幸佣】5月20日(下)

  
  
  *ooc预警
  *祝大家520网红情人节过得愉快
  *我知道发晚了
  *毁人物预警
  
  
  
  
  
  1.
  奈布依然没有找到监管者。
  这可真是失败。
  他没有去过艾玛小姐那边,那个监管者……不会去找艾玛小姐了吧?
  那就十分糟糕了。
  仿佛印证他的猜测般,女性独有的尖叫响彻云霄。
  奈布转过身去,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声音的来源。
  拜托了,这次一定得赶上啊!
  
  2.
  乌鸦停于尸体上面,啄着那还带着丝丝体温的肉,女孩的细皮嫩肉好像十分适合它们食用。
  黑袍人坐在窗口,以一种夸张的姿势倚靠在窗边,抬着头,仰望着庄园被薄雾笼罩的天空。
  奈布终于看到了监管者,但他还是来晚了。
  他的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看着两个女孩的尸体被乌鸦分食,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感。
  他把视线转到那个事不关己的黑袍人身上。
  他坚信这次不会是傀儡,因为那个黑袍人身上散发着生命的、活着的气息。
  一种熟悉的气息。
  佣兵再次伸出了手。
  
  4.
  有些什么诱引着他,掀开那层黑袍。
  乌鸦被吓走了,发出嘶哑的叫声。
  真身并没有戴面具,他的里衣也是乌黑的,那个监管者抬起头,奈布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的脸。
  乌黑的双眼,惨白的皮肤,还有那个腼腆的微笑。
  明明没有变不是吗?那么……哪里变了呢?
  
  5.
  幸运儿在红教堂等着,同时,回想着自己当上监管者的一切。
  他记得,自己作为求生者参加的最后一场狂欢,奈布先生没有参加,参加者:园丁,医生,“慈善家” 。
  倒是和今天的情况有点相似呢。
  那一局,监管者是小丑。
  那一局,求生者赢了。
  那一局,他输了。
  “为什么要治疗你啊,累赘。你早点死就好了啊。”
  “喂,你别碰电机,每次校准都失败,你还不如去死呢。”
  “克利切才不要浪费手电筒宝贵的电来救你,它们是为了救艾玛小姐而存在的。”
  都是对自己存有恶意的人啊。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死呢?
  幸运儿在被小丑打晕的前一秒是这样想的。
  
  6.
  “啊,他醒来了。”
  幸运儿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单一的家具,还有……四位监管者?!
  蜘蛛在织毛衣,杰克在泡红茶,鹿头在喝红茶,厂长在看鹿头喝红茶。
  小丑坐在沙发前看着他——幸运儿躺在沙发上。
  真是个够旧的沙发呢,幸运儿撑着要起身时,沙发发出来吱呀吱呀的呻吟声。
  幸运儿一脸疑惑。
  他不知道该疑惑还是庆幸。
  他没死……他没死啊,他还可以见到奈布先生。
  真是太棒了。
  “我知道你很疑惑……要不要,先喝杯红茶?”杰克把手中的红茶递过来。
  “啊,谢谢。”幸运儿接过红茶。
  气氛凝固。
  “啊啊啊不行了,你们不会聊天就不要强行尬聊嘛。”小丑摆了摆手,“直奔正题吧。”
  “幸运儿,你被同伴排斥,诅咒,很怨恨吧。”厂长十指交叉,“要不要……加入我们监管者?”
  幸运儿一脸惊愕。
  小丑有些不好意思:“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们平常可不是这么随便招人的。”
  “这是庄园主的命令。”蜘蛛声音嘶哑。
  厂长递给幸运儿一封信。
  
  7.
  “幸运儿……怎么是你?”
  尽管已经猜到了结局,然而面对真相时,奈布依然不可置信。
  不该是这样的。
  “对啊,是我呢,奈布先生。”幸运儿微笑着。
  明明这样的笑容并没有变啊,不是吗?可是……
  奈布看到了,幸运儿眼底的纯真,已经被憎恨腐蚀完了。
  为什么呢……
  “这样的话……我无处可逃了吧?”奈布苦笑两声,求生者的翻窗速度都一样,他可没有什么信心能够甩掉幸运儿。
  而且,他状态不佳。
  “来吧,抓我吧,这样,我们就全军覆没了呢,我会抵抗到最后一秒的。”骗人,明明面对这个孩子,你无能为力。
  奈布转身就跑。
  “……”
  幸运儿没有说话,他抓住奈布的手腕,把他拉进自己怀里,然后——抱起来。
  “唉?”
  “奈布先生,地窖在另一边哦。”
  
  8.
  医生小姐说我是累赘,不值得治疗。
  园丁小姐说我是累赘,净帮倒忙。
  克利切先生说我是累赘,不值得救。
  我做错了什么吗?我也在努力啊……
  努力又有什么用呢,你还是被人唾弃啊。
  “幸运儿啊,大概在某次狂欢死了呗。他那窝囊样,总要死的。这样多好,少了一个碍事的累赘。”
  我没有死,你们会不会感觉难受一点呢?
  他们才不会在意你呢。
  不要自作多情了。
  谁会在意你呢?
  “躲好,别出声。”
  “你自己小心点,我去引开监管者。”
  “快跑!不用管我!”
  是奈布先生呢,那个让自己保留一点点希望的人。让自己想把最好的一面,最纯真的一面展现给他的一个人。
  这个人真好。
  “你要做监管者吗?”
  “……”
  “当你默认了啊。”
  “……”
  “当监管者呢,熟悉要有足够杀死某个人的怨恨,庄园主会赐予你力量。你有恨的人吗?”
  “……有,能够杀死他们的那种。”
  “他们?哦,不少人得罪了你啊。继续说吧,你有执念吗?”
  “……有。”
  那一刻,幸运儿想到了奈布。
  
  9.
  “嗯,受伤了要来找我哦。”
  那么当初,为什么您没有给我治疗呢?
  “监管者就交给你和克利切了,我和医生小姐会好好解码的!”
  医生小姐解得也很慢吧,为什么单单只排斥我呢?
  “等等等等,我知道佣兵现在在哪里!你不要杀我!他对于你们来说才是最大的障碍!放过我!我带你去找他!”
  真是自私啊,就像当初拒绝救我一样自私。
  “看到了吗,奈布先生,监管者的劣质根,都是被人们深入骨髓的黑暗而逼出来的啊。”
  这是监管者的劣质根啊——太过于重视报复这种事情。
  那么,求生者的劣质根是欺负弱小,自私自利吗?不止吧,还有虚伪呢。
  奈布坐在地窖旁,他无法相信幸运儿独自承受了这么多。他同时也无法相信,活泼的艾玛会诅咒同伴,温婉的艾米丽会拒绝同伴,明明她们表现得那么……
  所以,才说她们虚伪啊。
  奈布睁大了眼睛。
  
  10.
  “仇,也报完了,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呢。”幸运儿锤下眼眸,“人类,是不能杀死人类的呢。”
  奈布沉默着,他想告诉幸运儿,那样对你的他们不算是人类啊。
  可是他发不出声音。
  “奈布先生,其实,我一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与你见面呢,这样的我太肮脏了。”
  可他们比你更肮脏啊,你这是……染上了他们肮脏的鲜血……
  “我,回不去了。”
  不,你还可以……
  “我要走了。”
  等等!什么意思?
  奈布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了,当他看到幸运儿抬起匕首刺向自己时,他才知道,老天给他开的最大的玩笑,在这里。
  “为什么——”
  奈布几乎是扑上去的,他看到幸运儿脸上还是带着微笑的,明明十分温暖,却让人感到心酸。
  奈布的问题显然没有得到回答。
  “奈布先生,今天是……5月20日啊。”幸运儿说得风轻云淡,好像并不在意自己已经生命垂危。
  奈布懂得他是什么意思。
  奈布看着幸运儿阖上双眼,自己心中涌出一股陌生的酸楚之意。
  520
  我爱您。
  残忍的告白。
  1人生还。
  
  






       后来看了看果然黑幸太暖了受不了,码了一个结局。

       杰克看着躺在地窖旁的幸运儿,用脚推了推。
  “还好吗?”
  “好极了。”
  幸运儿坐了起来,拔掉插在胸口上的匕首。
  “我已经成为真正的监管者了,监管者不会死,不是吗?”
  幸运儿又笑了起来。
  “我还想继续和奈布先生玩呢。”

【幸佣】5月20日(上)

  *520贺文(大概),但是字太多了分两章码
        *黑化幸x佣兵哦,他们超棒的
        *ooc预警,人物崩坏严重
        *没什么好说的……困死了

        1.
  幸运儿不见了。
  这是奈布最近才注意到的。
  那个有点懦弱的,腼腆的,存在感十分弱的孩子。
  也大概只有奈布注意到他。
  园丁小姐一如既往地活泼,医生小姐一如既往地温柔。餐桌上,大家做着各种的事情,似乎没有人发觉不对。
  
  2.
  幸运儿大概是失踪好久了,可是,却是不知不觉的,根本没人发现。
  而奈布,也是慢慢的慢慢的,发现自己没了保护的对象,发现那个阳光的笑脸不见了,发现没有人在战前嘱咐他注意安全……
  发现幸运儿消失了。
  
  3.
  “话说哎,你们有没有听说,新来了一个监管者,超厉害的,几乎没人能逃出来。”
  是艾玛小姐的声音。
  “是吗?真可怕。”
  “想让他尝尝克利切的手电筒的厉害。”
  “新人?很弱吧……”
  奈布没有说话,但艾玛小姐还是得到了回复,她继续讲了下去。
  “听说他啊,一身漆黑的袍子,武器是匕首。他的速度特别快,嗯……和求生者一样快,而且很像人类,当他追上你时,挥舞手中的匕首,从后背贯穿你的心脏,鲜血飞溅出来……”园丁做了个往前刺的动作,还想继续说下去。
  “停停停,不要说了,好可怕……”艾米丽打断了,“我可是最怕血这些东西了。”
  早餐时间结束了。
  
  4.
  “今天……”
  园丁小姐在思索事情,奈布也在思索事情。
  “奈布,你上吧。”
  “还有我,医生小姐……克利切先生,您方便吗?”
  “来吧,让克利切会会那个监管者。”
  园丁小姐思索完了,但奈布还在思索。
  记忆就像一团(耳机)线,打了无数个死结,然后被揉成一团扔在角落,染上灰尘,渐渐被遗忘……
  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幸运儿什么时候消失的,那天自己在干什么,想不起来啊!!!
  “奈布先生?”
  奈布回过神。
  
  5.
  “监管者就交给你和克利切了,我和医生小姐会好好解码的!”园丁拍拍奈布的肩膀。
  “嗯,受伤了要来找我哦。”医生小姐微笑着。
  奈布有点心不在焉地笑了笑:“嗯,不知道这次的监管者是谁呢。”
  大门打开了,是红教堂。
  
  6.
  “这几天你一直守在红教堂呢,这么确定他会来吗?”
  杰克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人。
  那个人,有血有肉,是真正的人类,却又拥有庄园主赐予的力量,现在,是个怪物。他披着黑袍,白得几乎透明的手紧紧地握着一把银色的,镶嵌着红钻石的匕首。
  “嗯。”因为太久没开口说话而沙哑的嗓音,稚嫩的少年音,带着平淡和冷漠的情绪,毫不收敛。
  “一直呆在这里,没事吗?”
  “嗯。”
  “真的……要这么做吗?”
  “……”
  嗯。
  
  7.
  奈布进入红教堂的第一件事——找屠夫。
  为了让园丁小姐她们能够好好开密码机。
  那么,他在哪里?
  
  8.
  在闭目养神的黑袍人猛地睁开眼睛,他的嘴角上升到一个奇怪的弧度,发出隐忍的笑声。
  “你们来了,你们终于来了……”又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一般,拿着匕首的那只手微微颤抖,“你,也来了。”
  
  9.
  监管者所在的位置并不难找,奈布已经看到他了。
  真的,一身黑袍,头微低着,脸上好像戴着面具,睡着了一般坐在椅子上没有动静。
  奈布慢慢地靠近他,以不惊动他的方式。
  伸手——把监管者的黑袍扯了下来。
  这样过分的挑衅,你会来追我的吧,为了报复什么的,即使大门开了也不会注意……
  奈布眯起了双眼。
  这是监管者的劣质根啊——太过于重视报复这种事情。
  等等!
  但奈布错愕地睁大了双眼。
  黑袍下,是惨白的骨架。
  假、假的?
  
  10.
  另一边,克利切也用同样的方式试探、挑衅监管者。
  酷毙了。
  克利切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这个监管者真迟钝,也没有那么……
  克利切伸出的手被一只白皙的手紧紧抓住了。
  ……厉害嘛。
  那只白皙的手轻轻一扭。
  “啊啊啊啊啊——!”
  连乌鸦也惊飞了的惨烈的尖叫声。
  “等等等等,我知道佣兵现在在哪里!你不要杀我!他对于你们来说才是最大的障碍!放过我!我带你去找他!”
  克利切退到墙角,他的脸色尽是代表恐惧的惨白,就像个死人一样。
  也许他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在黑袍人摘下脸上那个什么也没有的白色面具时。
  “等等……你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掐住了喉咙举了起来,连同就要说出的名字一起,消失在这世界上。
  
  11.
  “啊啊啊啊啊——!”真是惊心动魄的叫声啊。
  奈布被吓得一抖,看向声音的来源——无敌房。
  那是……克利切先生的声音!遭了……那个监管者!
  在无敌房!
  奈布匆匆赶去无敌房。他的心跳慢慢泛起紫光——然后又熄灭。
  怎么回事?
  奈布是翻窗进去的,他稳住身体,看到的第一个东西是——
  四肢都被扭断的克利切先生。
  没有鲜血,但那畸形的样子对视觉的冲击依然很大,可想而知,始作俑者是多么的变态。
  
  
  
  
  
  

【佣幸】傻白甜玛丽苏

*智障小短文,ooc预警
*真的短!才六百多字……
*沉迷玛丽苏无法自拔
* @无离 对,我真的写了
 

     1.
  庄园迎来了一位新的求生者,是一个可爱的男孩,他叫幸运儿。
  幸运儿虽然没有什么厉害的技能——他没有医生的镇静剂,没有园丁的工具箱,没有律师的地图,没有社工的手电筒,没有冒险家的小人书,什么也没有。
  但是很奇怪,大家都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腼腆羞涩谦虚的性格吧。
  其中,佣兵奈布特别喜欢幸运儿。
  
  2.
  幸运儿不知为何在监管者里传得格外神乎其神。
  “你们知道那个新来的幸运儿吗?”
  厂长:“哦,五岁考哈佛六岁研究生毕业的那个?”
  小丑:“啊,身高一米头发十米的那个?”
  鹿头:“嗯,头发七彩眼睛发光的那个?”
  蜘蛛:“咦,衣服千百件的那个?”
  红蝶:“额,眼泪会结钻石的那个?”
  “你们是不是对幸运儿有什么误解……”
  杰克:“就是他!抢了我的奈布!!!”
  众:“???”
  
  3.
  不知为何,幸运儿明明是茶色头发的,身上却散发着淡淡的七彩的光芒、记忆里不知何时出现的要挤爆脑子一般的知识、眼泪会快速地凝结成盐晶、总是出现在衣柜里的女仆装……
  还有周围人对自己莫名的爱意。
  他打听过,那是传说中的玛丽苏效应。
  可是……可是他是男的啊啊啊啊啊!
  被杰克追着的幸运儿心里如是说。
  
  4.
  “离开我的儿子……不是,奈布!”杰克拎起幸运儿的衣领,扔在地窖前。
  “你靠近奈布的目的是利用他获得游戏的胜利对吧?现在我成全你,和他分手吧!”
  幸运儿:“我们根本没在一起你信吗?”
  
  5.
  奈布不知从何知道了杰克用胜利威胁幸运儿的事情。
  一次推演。
  奈布:“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明明知道我爱他!”
  杰克:“他不爱你!他只是把你当成一枚棋子!”
  奈布:“那我也甘心!”
  目睹一切的幸运儿:……你们人设崩了你们知道吗?还有你们真的不是失散多年的母子吗?
  
  
  
  T……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我爱礼绫,辰夏……冷到西伯利亚又怎么样……我永远爱他们QAQ

【礼绫】吃醋的礼人

  *纯属搞笑,切勿当真
  *依然是熟悉的神级ooc
  *跪求看时别带脑子
  
  
  
  
  
  
  最近逆卷家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酸臭味。
  嗯,是什么的酸臭味大家都清楚。那么,为什么呢?
  来,我们继续把镜头放大。yooooo,原来是我们可爱的唯妹子在帮章鱼哥bu逆卷绫人做章鱼小丸子啊!多么和平而美好的一幕啊!
  对对对,好像最近唯妹子和绫人君很亲密啊。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来来来大家看看那个黑着脸的礼帽怪。我们要不要提醒这只可爱的礼人君他的帽子逐渐变为呼伦贝尔大草原的颜色了呢?
  emmmmmm……算了。
  好吧回归正题现在绫人和唯的状态还有那个正常人会不明白呢?
  哪个正常人会不明白呢?
  好吧逆卷家六子不是人。额……不不不我真的没有任何贬低各位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吸(深)血(井)鬼(冰)。
  所以说正常人都明白了吸血鬼还会不明白?!又不是智[哔——]!
  反正就是四个吃瓜观众一台戏(等等不是观众吗!?)。
  雷姬麻麻:破事儿真多……
  那么问题来了,礼人到底被谁绿了呢?
  1.绫人。
  2.小森唯。
  好的请抢答。
  很好那位美丽的小姐您说对了就是绫人,奖励一个吻哦~哈?那边的先生您竟然以为是小森唯?噢!我的上帝,希望这位先生能用您二百五的智商来认真地读一下标题和tag,然后出门左拐圆润地滚。
  好的我们来看看正题君还健在吗。
  好了现在我们救活了正题君就可以继续偷窥绫唯恩恩爱爱了……不不不请礼人大爷请放下您的匕首我们真的不是要支持绫唯或者觊觎绫人君的美色,我们都是真诚的礼绫党为礼绫而活为礼绫而死。所以请把匕首还给依然挂在您腿上的昴小天使谢谢合作。
  啊啦啦现在我们成功地过了礼人这关就可以快活地觊觎绫人君的美色啦!等等我刚才有说过什么真诚的礼绫党这种话吗?也许是你听错了吧一定是这样的,我刚刚明明怂都没有怂一下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呢哈哈哈一定是你的幻觉。
  哎哎哎礼人君要做什么呢竟然堂而皇之的走进了绫人君的房间是觉得自己的位置摇摇欲坠了所以想和绫人君发生些什么来维持自己的地位吗?真是明智而愚蠢的选择呢。
  呀!礼人君竟然真的把绫人君压在了床上!视力5.2的朋友甚至可以看到绫人红了的耳根!
  哦哟哟听啊我的朋友们那是什么声音,是唯妹子来了!她看到这一幕时会是怎样的反应呢?真是越来越期待了呢哦呵呵呵~
  啊,不不不我并没有模仿某BT礼帽哦,真的没有哟~
  看啊唯妹子她推开了门!礼人君也注意到了,他低下头吻住了绫人的唇!真是劲爆的一幕啊,我们再看看唯妹子……
  等等,唯妹子你为什么要笑,还笑得特别兴奋?!而且为什么我嗅到了一股同类的香气?!
  Interesting ~
  我们好像看到唯妹子在门口留了个诡异的小瓶子,来来来,那边的仁兄借一下你脖子上的望远镜。
  好的我看到了是一瓶谜一般的润_滑_剂,为什么说是谜一般呢?因为……
  先不说纯洁如雪般美好的唯妹子为什么会有内种东西,为什么她要放在礼绫门口啊!?是断定他们一定会干一些嗯嗯啊啊的事了吗?!虽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唯妹子你知不知道你的人设崩了啊!
  等等礼人你为什么要拉窗帘,为什么还要对光明正大地偷窥着的我邪魅一笑?!
  突然变方.jpg
  默默给绫人点根蜡烛。
  绫人:???
  
  
  
  
  
  
  
  
  
  
  “嗯,很好,这就是你偷窥的原因?”
  “额……警_察同志你看在我这么纯情……放宽点?”
  “押进拘留所。”
  “唉?等等,警_察同志?同志?唉——?!”
  
  
  
  
  
  
  
  
  
  
  

论逆卷家的深井冰的厨艺【多cp】

        *cp:礼绫,修怜,昴奏
        *重度ooc
  *文笔不存在系列
  
  
  
  
  
  礼绫的场合
  礼人:“啊啦啦,如果是料理的话呢我只会做马卡龙哦。唉,不是主食不行吗?”
  绫人:“哈?这种东西本大爷怎么会啊?”
  
  修怜的场合
  修:“嗯……我只会煮面条啊,还有速冻食品。”
  怜司:“我对泡红茶还是有点信心的,而对西餐料理也略懂一二。”
  
  昴奏的场合
  昴:“哈?我为什么一定要会这种麻烦的东西啊?”
  奏人:“我以前没有试过料理这种事,我不知道……”
  
  
  给恋人做对方爱吃的食物
  
  礼绫的场合
  礼人:“唉——如果是章鱼烧的话……虽然没有做过除了马卡龙之外的东西,但是也可以挑战哦~”
  绫人:“要怎么样啊,本大爷真的不会料理!”
  马卡龙
  绫人(拿出一盘淡色的马卡龙):“哼,不就是马卡龙,难不倒本大爷!”
  礼人(拿起一个,咬一口):“嗯……好甜!”
  礼人(表情微妙):“其他还可以……但是,还是太甜了。”
  绫人(扭头):“因为是第一次做啊,失误也会有的吧。”
  礼人(掰过绫人的头,吻上):“阿拉,既然是自己做的东西,尝尝吧!”
  绫人(脸红)心想:好甜……还挺好吃……
  章鱼烧
  绫人(看着一坨黏在一起的圆形黑色不明物):“你跟我说这是章鱼烧?”
  礼人(从容地微笑):“哎呀——火候好像有点控制不好。”
  绫人(勉强吃下一个,仿佛发现新大陆):“还不错……等等……好咸!你这混蛋放了几勺盐啊!”
  礼人(继续微笑):“好像手抖了放了……大约十勺左右。”
  绫人(咸到咳嗽):“咳咳……你要害死我吗……”
  礼人(递水):“抱歉啊绫人,所以啊,我只会做甜品。”
  
  修怜的场合
  修:“我可不保证会不会毒死他。”
  怜司:“不过烤肉而已。”
  半熟的烤肉
  怜司(拿出一盘散发着香味,不生不熟刚刚好的烤肉):“请。我可不指望一个废物能尝出什么。”
  修(细嚼慢咽):“果然还是怜司做的烤肉好吃。”
  怜司(脸红):“嘁……”
  烤面条加干酪沙司
  怜司(看着卖相诱人的食物,脸色难看):“……我才不相信一个废物能做出什么能吃的东西!”
  修(闭眼):“随你怎么说吧。”
  怜司(吃了一口,震惊):“真的……好吃……”
  修(笑):“我对面条这一类料理还是有把握的。”
  
  昴奏的场合
  昴:“甜食吗?也就是点心?”
  奏人:“昴喜欢吃什么呢?”
  昴:“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
  奏人:“那我做提拉米苏好吗?”
  昴:“都可以啦!”
  提拉米苏
  奏人(吧一盘提拉米苏放在桌上,坐下,看着昴食用):“好吃吗?”
  昴(舔唇):“好久没吃甜食了,意外的松软啊,这个……”
  奏人(笑):“是提拉米苏哦。昴觉得好吃就可以了。”
  巧克力
  奏人(看着盘子里的巧克力,脸色苍白):“……是巧克力?”
  昴(伸了个懒腰):“意外的简单……怎么,不吃吗?”
  奏人(勉强吃下一口,哭了):“唔……昴为什么要给我吃苦的东西……”
  昴(顿时慌张):“苦的吗,抱歉,我不知道……”
  奏人(继续哭)
  昴(手无足措地拿出一颗糖,塞到奏人嘴里):“好了我错了,别哭了。”

【礼绫】#黑暗向题梗#十五题

*还是那传说中的幼稚园文笔。
  *刀+黑化+微量血腥
  *人物崩坏,ooc
  *祝大家元旦快乐!

  1.白骨生花
  绫人清醒的记得,礼人曾似是不经意地跟他说过那么一句话——
  “如果我能死去,我白骨上生长的红色玫瑰,便是送给你最后的礼物。”
  然而,那个人却离自己而去,最后,一具尸骨在潮湿地上,作为肥料供养起一朵白色小花。
  ——你连尸体都不是我的。

  2.被丢弃的人偶
  那个人,是否真的爱自己?绫人这么想道,他看着礼人的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心中自嘲:不过是上位的工具罢了,毕竟自己是长子。心脏部位一阵无奈的痛,看吧,礼人杀了自己,如此可憎的人,为什么自己会舍不得?
  ——你若是造就我的人偶师,我便是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被你丢弃的人偶。

  3.废弃钟楼午夜传来的钟声
  在那个废弃的钟楼,每晚午夜时,都会传来敲钟的声音,那是一位戴着礼帽的红发男子来敲的。
  听说那是一个因为爱人死亡而疯掉的可怜人,还听说,他的爱人是他亲手杀死的。而他每晚来敲钟只是因为他那死去的爱人喜欢听钟声。

  4.永生者的死亡
  我爱着你,礼人这么说着,挖出绫人的心脏,带着疯狂的神色温柔地舔舐着那暗红色的血滴。
  吸血鬼是永生的,却因为伴侣疯狂的爱,造就了死亡。

  5.与魔鬼出卖灵魂的交易
  “小森唯七天后会死。”带着礼帽的魔鬼戏谑地说道,语气轻得如同羽毛一般,悄悄地落在绫人耳边。
  “你想救她吗?”
  “和我做一个交易吧。”
  这个代表色_欲的恶魔不知何时缠上了绫人,有一天,他告诉绫人,绫人的恋人小森唯染上了绝症,七天后就会死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与礼人做一个交易——礼人会延迟小森唯的死亡期,只要绫人把自己的身体给他。
  每晚雌伏在这个仿佛永远都不会累的恶魔身下,礼人在每次结束时都会舔_舐着绫人的脸几乎疯狂地赞扬道:“真是一具美妙的身_体啊。”
  用手轻轻勾住身上人白皙的脖子,腰一挺,绫人贴上那冰冷的皮肤,看到眼前的恶魔因为自己难得的主动而惊讶,绫人满意的勾起唇。
  也许,自己的灵魂,早就是他的了吧。

  6.看得到却永远无法触及的彼岸
  礼人是一面镜子中的居民,他不知是何时有了意识,睁开眼,那是一名红发的少年。
  那个人叫绫人,是这面镜子的主人。他喜欢对着镜子说话,所以,礼人知道他的成绩不好,他的性格大大咧咧,他喜欢吃章鱼烧,他的笑容如同阳光。
  礼人发现,自己渐渐爱上了他。
  有一天,绫人说,他喜欢的女孩向自己表白了。那一天,礼人的世界崩溃了。
  他看着绫人把那个女孩带回家,看着绫人结婚生子,直到这面镜子老了旧了,那个女人提议把镜子扔了,买一个新的,在礼人还抱着一点希望时,绫人答应了。
  那个彼岸,是他无法触碰的,怪就怪在,礼人爱上了另一个世界的人。
  
  7.海市蜃楼
    礼人渴望着绫人的爱,就像沙漠中的人渴望着水一般。
  看他的语气,动作,是多么的亲近,是爱吧?他是爱着我的吧?
  沙漠的人看到了远处的绿洲。
  那个女孩……是毁了一切的罪魁祸首。
  在太阳的照射下,快要脱水的人产生了幻觉。
  绫人,为什么选择了她?
  最后,沙漠里的人死在了残暴的阳光之下。
  不管是绿洲还是曾被渴望着的爱,都不过是海市蜃楼罢了。

  8.老旧的木门推动发出的吱呀声
  “吱呀——”这是逆卷家年久失修的木门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尖锐响声。
  “吱呀——”这是那年小森唯进入时推动木门发出的声音。
  “吱呀——”这是处理被礼人杀了的绫人的尸体时昴推动木门发出的声音。
  
  9.乌鸦叫声交织成的哀乐
  一座墓碑,失去了颜色一般保持着凄凉的灰白,墓碑上新刻的名字的名字如此清晰,清晰得刺眼。
  礼人跪坐在墓碑前,喃喃地说着什么,也不过念叨着亡者的名字——绫人。这是多么美妙,多么动听的名字啊,至少对礼人来说是这样的。
  喃喃低语的声音,与天上传来的乌鸦的叫声交织,奏成一曲送走亡灵的哀乐。
  
  10.血染成的嫁衣
  绫人躺在床上,安静地紧闭着双眼,脸上冷冷清清,毫无生气。
  他的身上穿着古代女子婚礼时穿着的嫁衣,唯一不同的是,他穿着的是白色的。
  礼人拿着一把银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刀鲜血从深深的刀痕里缓缓流出,染红了他身下雪白的婚纱。
  ——我愿为你染红婚纱,黄泉路上,你是否愿意嫁给我?是否愿意……原谅我?

  11.人做成的蜡像
  蜡像馆的老板,有着一张貌美的脸,他带着礼帽,风度翩翩,但来历不明。
  他的蜡像馆里有个异常美丽的作品,修长的双腿,碧绿的眼眸,白皙的皮肤,火红的短发,高挺的鼻梁……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人一般。对于这个无心的评论,老板只是一贯的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淡淡地回以一句:“他是没有心跳的。”
  夜晚的城镇褪去了喧哗的外表,在散漫的月光底下,显得格外的疲惫不堪。那个备受城镇女子青睐的蜡像馆老板站在那个美丽动人却不出卖的作品面前,用几乎病态的语言与蜡像说话。
  “呐,绫人,你看那些人,今天又来看你了,你看到他们那些惊艳的,渴求而不可得的眼神了吗?很有趣吧?”
  “你只能属于我。”
  “即使你已经离开我了……”
  午夜,凄凉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显得这般场景越发的诡异,礼人的喃喃声渐渐放大,混杂着泪水,那个总是带着笑容的吸血鬼用着几乎哽咽的声音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绫人,回来好不好?我已经无法忍受你不在的这些年了……”
  吸血鬼漫长的生命,对于失去伴侣的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12.破碎的梦境与残酷的现实
  “礼人。”
  “礼人?”
  “礼人……”
  白茫茫的世界中红发少年保持着他张扬的微笑,火一般的颜色,似乎浸染了这个空白的世界,礼人看着眼前的那个让他疯狂爱恋的人颤抖地想去触碰,却意识到自己没有这个资格。
  “礼人,”绫人似乎因为不好意思停顿了一会,“本大爷喜欢你!”
  他喜欢你,你却杀了他。
  “唔!”睁开眼,依然是那个破裂的天花板,礼人伸出手,想去触碰梦境里的那个幻影,手却无力地垂下。
  梦境再美好又怎样,现实的残酷依然会把你唤醒。

  13.死亡与雀跃的欢笑
  心脏一阵被贯穿的疼痛,逼着绫人抬头去看向自己最不想看见的那张笑脸。
  那张,自己曾经迷恋过的笑脸。

  14.守护着已经死亡的公主的骷髅骑士
  古老的墓穴,空旷宽大,只有一个黑漆漆的棺材,摆在中央。
  传言棺材中有着数不尽的财宝,引来许多人偷盗,却全都尸骨无存。因为谁也不会注意黑暗的角落里,那具死气沉沉的,带着礼帽的骷髅。
  在解决了一位又一位可怜的偷盗者后,他,那具骷髅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潮湿的角落。
  他可是在生前为某个人许下了承诺的——永远永远的,保护他。

  15.堕入地狱时看到天使的笑脸
  那是一把很大的砍刀,绫人不知道礼人是从哪里拿来的,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因为绫人已经不止一次被礼人杀死了。
  是的,绫人在不断地轮回,不愿死去,以他的能力,的确可以逃脱这个无止境的轮回,但是,他不愿意。
  他喜欢礼人,很喜欢很喜欢。但是,这也无法改变礼人想杀了他获得家主的位置的这个结局,他那永久的生命注定是要被礼人截断的,他也习惯了。
  绫人想一直看着礼人,看着他的笑容,所以,他愿意接受一切的折磨。
  被腰斩,毒死,挖出心脏……这次又是什么呢?
  啊……
  看着自己没有首级的身体坠落,绫人感到痛觉渐渐麻木,就算头发被拽着拎起,也没什么感觉。
  “抱歉,这次一定要绫人去死了哦。”
  “抢夺家主位置也合情合理啊,都是绫人你太弱了。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哥哥。”
  最后倒映在绫人空洞的眼眸里的,是礼人嘲讽而又欢愉的微笑。
  
  
  
  元旦写这种是不是不太好……

【辰徹夏/敏静】


  angel天使
  当夏野第一次见到小徹的时候,觉得他真是个天使。当辰巳第一次见到夏野的时候,觉得他真是个天使。

  butter黄油
  当辰巳第一次看见黄油时表示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而夏野得知后表示收回你大胆的想法,小徹却表示实施你大胆的想法,于是就实施了。夏野:mmp

  city城市
  夏野不止一次想搬回城市,但遭到小徹和辰巳的一致反对,夏野叹了一口气:算了,再陪陪你们。

  days白天
  小镇的白天,小徹和夏野都无法见到,小徹是因为阳光,夏野是因为腰疼。

  eye眼睛
  夏野很喜欢小徹的眼睛,但现在,那双眼睛染上了一圈刺眼的红色。

  face脸
  小徹的脸曾经差点被辰巳刮花,仅仅因为夏野亲了小徹的脸。

  girl女孩
  小徹和辰巳曾经对夏野表示过想要个女孩。夏野:……我根本不会生孩子。于是后面的一个星期清水惠走过他们家时都会见到小徹和辰巳蹲在门口。

  happy快乐
  辰巳:快乐是什么?!
  小徹:快乐是s*x!!
  夏野:今晚你俩挤沙发。

  ice冰
  当年辰巳突发奇想在做的时候拿起冰块……
  最后当然是蹲在房间门口听了一星期的娇喘。

  job职业
  小徹君,辰巳君,请问你们的职业是什么?
  “艹夏野!”
  夏野:我不认识他们。
  
        know知道
  辰巳自称知道的事情很多,但其实他连如何打开夏野心门的方法都不知道。

  love爱
  辰巳说自己不懂怎么爱夏野。
  小徹说自己没有资格爱夏野。
  夏野说自己不知爱哪个人好。

  marry结婚
  你问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因为夏野不想穿裙子。

  now现在
  以前敏夫和静信是朋友,
  现在敏夫和静信是恋人。

  out淘汰
  带着沙子离开时,静信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敏夫,他突然想再看一眼那个留着碎胡茬的男人,但他知道,不可能了。
  自己已经被他淘汰了。

  play戏剧
  在沙子听了他和敏夫的一切故事后,轻笑一声:“ 室井先生和他的一切都像一部烂透了的剧。”

  quick快
  敏夫:“你觉得我快吗?”
  静信:“……”
  敏夫:“我倒觉得你挺快的。”
  静信:“给你两个选择。一,闭嘴;二,滚。”
  
  red红
  红色,静信最讨厌的颜色。
  那年,他看着那人穿着红色,挽着红色,步入红色的殿堂。而自己,流着泪划开手腕,也是红色。
  如今,红色包围了他的村庄,他的眼眸,也染上了红色。
  
  sex性活动
  医院里,这个严肃的地方,传出了不符合场地的呻吟。
  静信亲吻着身上的人,身体也配合地随着敏夫的动作摆动。
  也只有这样的性活动,才能让静信感受到来自自己发小的温暖。

  time时间
  静信的时间很多,但他永远也见不到敏夫了。

  under在下面
  静信发现自己什么都是在敏夫下面的,床铺、身高、成绩,以及……那种事。

  voice噪音
  敏夫邻居曾经投诉过晚上经常听见他们家传来噪音,敏夫毫不在意,静信则红了耳根。

  well好
  静信:没有我,你过得好吗?
  敏夫:没有你,我会过得好吗?

  Xmas圣诞节
  “今天是圣诞节,室井先生不开心吗?”
  沙子看着在门口看雪的静信问道。
  “没有他的圣诞节,我不习惯。”静信看着树上堆积的雪,苦笑。

  you你
     “敏夫!”静信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急忙上前。
  留着胡茬的男子看着以前的恋人,如今已变成人狼,轻笑:
  “先生,我认识你吗?”

  zip拉链
  冬天,大雪纷飞,静信像感觉不到冷一般,衣服的拉链一点没扣,大大地敞开着。
  敏夫把立在雪中那个瘦小的人儿揽入怀中,为他拉上拉链。
  “这样会冷着的,不要让我担心啊。”敏夫口中呼出的温热气息拂过静信的脸庞,他的脸瞬间红透。

  啊……我爸妈在我面前秀恩爱看得我眼睛疼,手一抖写下了这祸害人的产物。
  文笔一如既往地烂【望天